出现员工离职潮 共享汽车市场遭遇寒冬?

                                                    因此,在春节即将来临,并已进入人员大量流动的春运时期,为有效防控疫情输入和传播风险,确保群众有序安全顺利返津返乡,根据国家有关文件精神,结合天津市实际,天津市出台了以下防控政策措施:一、明确中高风险地区返津返乡人员防控措施。高风险地区人员或近14天有高风险地区旅居史人员不返津。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对高校毕业生就业工作的影响,自治区教育厅以内蒙古大学生智慧就业创业服务平台为依托,精准对接教育部24315服务平台,强化云端服务,确保高校毕业生就业稳中有进。目前,全区2020届毕业生已实现签约27253人,签约率由2月中旬的%增长至%。自治区教育厅要求,下一步,全区各高校要进一步抓实渠道建设,做好基层就业项目组织推动工作,积极鼓励毕业生参军入伍,抓住基层教育战线充实人员的政策机遇,用好增量计划,抓好疫情催生出的就业机会,鼓励毕业生面向智能制造、无人配送、医疗健康等新兴产业领域就业。

                                                    美方也承认了自己的问题,这就是以斗争促进理解的体现,也是外交上一个非常好的典型案例”。保持战略定力着眼长远发展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合作是双方唯一正确选择。

                                                  出现员工离职潮 共享汽车市场遭遇寒冬?

                                                  几个月前,租车重度用户周先生以月租金7000元的价格通过Gofun出行平台整租了一辆东风日产楼兰SUV。

                                                  虽然计划租3个月,但随后提前还车时却被平台扣了不少费用,连预交的押金都没有拿回来。 最近不少市民发现,身边能用的Gofun共享汽车越来越少,也有些用户和周先生一样,无法拿到预付租金和押金的退款。

                                                  而Gofun出行B轮融资受阻的传言和员工大规模离职的现状也引起业内关注。 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Gofun出行北京地区员工规模收缩已超过30%。

                                                  两年前曾红极一时的Togo途歌共享汽车已经破产,如今Gofun出行似乎也开始走向式微。 近两年来,共享汽车行业在资本市场的热度已不如从前,共享汽车真的只能是昙花一现吗?费难退车难租整租预订时用户需预付部分租金,剩余订单费用将在取车时支付;如果用户提前结束订单,平台方将扣除部分或全部预付款金额,剩余部分则将原路退还——这是平台制定的整租规则。

                                                  然而让周先生感到气愤的是,自己提前一个多月还车后,剩余的租金和押金迟迟没能拿到,“打了各种客服和投诉电话都没人理”。 目前,Gofun出行平台上整租的楼兰车型已经下架,只剩奇瑞小蚂蚁、现代悦动等12款,较此前大幅减少。

                                                  不仅如此,平台上的分时租赁车型和取车、还车网点也比以前少了许多。

                                                  “以前我家附近1公里范围内有3个网点,基本每次需要用车、还车时都很顺利,最近其中两个网点都消失了。 ”家住石佛营附近的市民王先生也曾是Gofun出行的忠实用户,过去两年里在该平台租车35次、行驶479公里,最近却越来越无奈。 “白天想用车的时候经常没车,晚上回来需要还车时,也经常遇到车位已满的情况,没法继续用了。

                                                  ”相似的声音也出现在武汉、天津、杭州、长沙、贵阳的消费者反馈中,同时也有多名网友表示APP中的充值余额退不出来。 2018年年底,曾经红极一时的Togo共享汽车突然倒闭,许多用户缴纳的1500元押金至今没能完成退款。 前车之鉴之下,不少曾在Gofun出行平台充值的用户心里又打起了鼓:“是不是Gofun共享汽车也要凉了?”现员工离职潮除了用户押金和费用难退、车辆和网点大量收缩,Gofun出行目前还正面临大规模裁员的窘境,公司人员结构的变化也早有端倪。

                                                  今年2月底,一家职场社交平台曾流传出一份涉及Gofun出行CEO谭奕的举报邮件,邮件中提到包括谭奕在内的被举报人随意改变组织架构、用人混乱、通过掌握的权力为自己谋求利益等。 2月27日,Gofun出行方面就谭奕离职一事作出公开说明称,近期公司的相关人员变动是因业务与组织战略调整的需要。 谭奕先生因个人原因离职,新任CEO已于2月初正式上任,“目前公司运转一切如常”。 尽管如此,Gofun出行的离职大潮却没有停止。 据一名内部人士透露,公司员工离职率自去年12月开始猛涨,“北京地区人员规模收缩少说也有30%。 公司去年还招聘过两批管理培训生,现在留下的也就只有三四人。

                                                  ”上述知情人士还表示,去年12月员工的工资也晚发了20多天。

                                                  裁员的同时,Gofun出行的业务规模也正面临收缩。

                                                  “2019年起Gofun出行就开始相继退出重庆、天津、郑州等城市,去年又退出长沙,现在实际运营的城市不多了。

                                                  ”另一名知情人士表示,今年预计还会继续收缩业务规模。

                                                  对此,记者尝试与Gofun出行方面取得联系,有工作人员表示“市场部门负责人这几天正在休假”。

                                                  截至发稿时,记者尚未得到对方回应。

                                                  只能昙花一现?2018年年底,当时的共享汽车头部企业Togo曾陷入被用户追讨押金的风波,大量车辆销声匿迹,平台也很快淡出大众视野。

                                                  随后,Gofun出行以其不收取押金、网点分布广泛、取用车便捷等优势逐渐占领北京地区的汽车分时租赁市场。 天眼查信息显示,去年10月16日,Gofun出行完成数亿人民币的B轮融资,投资方为地方政府产业基金、国家开发投资公司和奇瑞新能源,并且传出正在谋求上市的消息。

                                                  在2019年资本寒冬和2020年初新冠疫情影响之下,共享汽车市场已经长达一年未有资本加注,该轮融资在当时也被认为是为行业发展打下“强心剂”。 然而,从该公司目前的境遇来看,这项融资进展似乎并不乐观。 在重资产、重运营的模式之下,2017年以来,友友用车、EZZY、麻瓜出行、car2go等一批在共享风口中成立的中小型共享汽车创业公司相继停止运营或倒闭,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

                                                  而近两年来,随着Togo、Gofun等大型企业相继陷入困境,激烈竞争的下半场也开始有头部玩家难以为继。 由于缺乏健康可持续的盈利模式,近两年来共享汽车行业在资本市场的热度确实不如从前。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共享单车市场已经逐渐冷却,跟随共享单车风口“起飞”的共享汽车模式或许也难逃寒冬。

                                                  出现员工离职潮 共享汽车市场遭遇寒冬?

                                                      “从规划纲要草案可见,中央对香港是关爱有加。中央始终高度重视香港,历来推出重大政策,都会将香港考虑在内。”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颜宝铃表示,背靠祖国,香港经济发展一定要抓住时代大机遇,积极响应“十四五”规划,融入国家发展大局。  “过去几年,香港社会因遭受干扰,未能专注经济发展。在中央关心支持下,香港国安法实施以后,社会已日趋安定。

                                                      由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指导、人民网出品的百集系列短视频《信·物》当日也启动了预热。该系列短视频将以立体情境化的舞台表现形式,邀请百位嘉宾担任“信件诵读人”或“文物讲解员”,讲述传奇“信物”背后共产党人的信仰、奋斗与牺牲。

                                                  出现员工离职潮 共享汽车市场遭遇寒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