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社@四川|红军墓前的婚礼

      王剑峰表示,项目的建成投用,必将有力地带动清徐城乡融合发展驶入快车道,也必将有力地助推清徐加快实现“五年进百强”战略目标、推动全县高质量发展迈上新台阶。当天还举行了清徐多弗文旅康养城项目品牌引进暨贸易合作签约仪式,双方就奥特莱斯项目、太原多弗托尼洛·兰博基尼酒店项目、太原多弗托洛酒店项目、大宗商品贸易项目正式签约。(责编:李梦文、张临山)  本报北京3月19日电(记者张璁)记者19日从国新办举行的发布会上获悉:第四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将于4月25日至26日在福建省福州市召开。

      此外,石景山区还加强网络培训建设,充分利用丰富的在线培训课程资源,使教师可以更灵活地参与学习和培训。(责编:王艳、赵怡)原标题:今年首批新兵踏上从戎征程身穿迷彩服,胸戴大红花,肩披绶带,一列列充满朝气的新兵在清晨阳光下挺立。19日7时30分许,一批整齐列队的新兵有序通过安检通道,乘坐由哈尔滨西站始发的动车组列车,踏上参军从戎的征程,我省2021年首批春季新兵运输正式启动,中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有限公司进入为期半个月的春季新兵运输期。据悉,这是我国实行“两征两退”模式后的首次春季新兵运输。

      ”基地技术员张国正说。新品种产量高、市场俏,但种植过程颇为复杂。“要想产量高,先得育好苗”,在唐德勇看来,育苗是种植中最关键的一环,秧苗的好坏影响后续移栽的成活率和产量。去年12月初,基地里就专门拿出5亩地用来搭建育苗床,由他自己管护。

    国社@四川|红军墓前的婚礼

      新华社成都10月3日电(记者任硌张海磊)10月1日上午,西距成都300余公里的四川省南部县长坪山山顶,响起了欢快的乐曲。

      一座被翠柏和柑橘林掩映的白色小楼前,正在举行一场朴素的婚礼。 数十位亲朋好友围坐一起,见证着一对新人的相互承诺。   与人们一同见证婚礼的,还有小楼背后整齐排列的千余座墓碑。

      新娘叫冯炼,她的家族已经在长坪山顶生活了上百年而从不曾离开。 婚礼的前一天晚上,按照当地习俗,冯炼和家人来到长辈墓前祭祖。

    家族11位亲人墓碑上都刻着一个相同的名字:“红军守墓人”。   不变的家族承诺  长坪山地势险要,扼川东陆路交通要冲,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

    1933年8月至1935年4月,徐向前、许世友等把指挥部设在这里,指挥了“仪(陇)南(部)战役”等大小战役数十起。

    成千上万的红军战士血染长坪山,如今仅有名有姓的墓碑就有800多座。   1933年底,为掩护主力部队转移,一位姓刘的红军连长主动请缨,留守长坪山,借住进了农户陈修坤和陈韩氏夫妇家。

      “当年,南部县的老百姓被地方军阀折磨得苦不堪言,一年要交几十种苛捐杂税,连起码的吃穿都保证不了,红军来了赶走军阀,待穷苦百姓如亲人。

    ”这些历史,在冯炼的家中,一代代口口相传。   驻守长坪山的日子,刘连长在陈修坤夫妇家背水背柴,凡是体力活都抢着干,无儿无女的陈韩氏把他视作亲生儿子。   一次,刘连长在战斗中被军阀杀害,遗体被军阀丢在长坪山脚下示众。 陈韩氏冒着被军阀杀头的危险,背回遗体,悄悄掩埋在屋旁。

    陈韩氏去世时,给后辈立下家规:刘连长为保护百姓而死,要世世代代为他守墓!  冯炼家旁边的英烈墓。 新华社记者张海磊摄  从陈韩氏夫妇到他们从冯氏家族抱养的儿子陈忠民,再到陈忠民的女儿、女婿,到现在的冯炼,祖孙四代已为刘连长守墓87年。

      在冯炼的记忆里,父亲马全民拿着笤帚、簸箕,走向坟茔,清扫落叶、擦拭墓碑的动作重复了无数次。

    “爸爸打扫得很认真,经常手上被杂草割出水泡,最近在陵园里,他还被马蜂把脸蛰肿了。

    ”冯炼说。

      年轻人的选择  在家庭的影响下,冯炼早已把刘连长当成家族一员。

    长坪山顶有一条约100米长的“红军街”,一棵巨大粗壮的“红军树”枝叶茂密。 随处隐约可见的石刻标语,提醒着人们红军当年在这片土地上的流血牺牲。

    这是从小就浸润在冯炼生活中的红色文化,十几岁时,她已对刘连长的故事娓娓道来。   以前,长坪山顶不通公路,十年九旱,人们生活异常艰难,不少村民纷纷下山寻出路。

    “房子经常漏雨,没有稳定收入来源,一段时间全家人吃饭穿衣都成问题。 ”在最艰难的时候,马全民也没有放弃家族承诺,始终守护在刘连长墓前。

      “我与别人不一样”,作为家庭长女,受老辈影响,冯炼总觉得自己身上有种莫名的责任感。

      像其他少女一样,情窦初开的她也遇到了心爱的男孩周恒,冯炼欣喜又忐忑:对方会不会排斥守墓这件事?说起来会不会吓到别人?  此时,南部县政府已在冯炼家附近建起了红军烈士纪念碑和烈士陵园。

    冯炼家里守护的也逐渐从刘连长的一座孤墓到一千多位烈士的英灵。   周恒也是南部县人,第一次到冯炼家里,看到冯炼和父亲在墓园里忙碌,年轻人不由自主拿起笤帚上去帮忙。 但那时对周恒来说,并没有“责任”一说,简单的男孩只懂得“爱屋及乌”的道理,“她喜欢干的,我就支持。 ”  冯炼婚礼现场,路边一块牌子上写有“刘连长守墓人”。 新华社记者任硌摄  到冯炼家第三次,马全民郑重地同周恒谈起了家族为红军守墓的事。

    “这是好事,我们作为下一辈肯定是支持的,以后也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周恒说。 这是一辈人向另一辈人的承诺,也是一个新家庭的开始。   后来再到冯炼家,周恒试着去了解去感受那份家族的承诺,他也经常到墓园里走一走,拿着抹布擦拭墓碑,拔掉周边杂草。

    对为红军守墓的理解逐渐成为他和冯炼的共识。   “在红军墓前举行婚礼,我觉得是在向长辈(英烈)们分享,他们当年流血牺牲为之奋斗的美好生活目标,现在已经实现了。

    ”冯炼说。

      拥抱新生活  “日子熬出头了!”近几年,从贫困户到脱贫后过上好日子,马全民脸上舒展了许多。

    “女儿出嫁选在国庆节,就是要记住这个家国同庆、喜上添喜的日子。 ”马全民说。

      如今,冯炼在离家不远的南部县中心场小学当教师,周恒也从广州回到四川工作。 两人有更多时间回家看看,和家人一起扫墓、修枝、拔草。

      冯炼家的土屋早已变成宽敞亮堂的二层小楼,空地上停放着她去年买的汽车,房前屋后秋英花开得正艳。

      如今的长坪山,晚熟柑橘产业园区已布局完成,南部县正规划打造以长坪山为龙头的红色旅游景区。 新华社记者任硌摄  冯炼家的变化只是脱贫攻坚以来贫困地区巨变的一个缩影。

    南部县作为四川首批退出贫困序列的百万人口大县,正大力推进乡村振兴,火峰山——长坪山晚熟柑橘产业园区已布局完成,涉及永定、盘龙、长坪等13个乡镇,截至2019年底,已栽植晚熟柑橘万亩。   同时,南部县正规划打造以长坪山为龙头的红色旅游景区,修缮了“红军街”、新建了长坪山红军纪念馆。

    “现在上山来的大巴车太多了,总担心一波波参观者来之前,墓园还没打扫出来。

    ”马全民也有了新的“烦恼”。   昔日贫瘠的长坪山,如今处处是机会。

    在冯炼家下方半山坡处有个“盐乡农家”小院,背靠青山,面向水塘。

    这是村里的返乡创业者何平打造的民宿,他希望能搭上当地发展红色旅游的快车。   炸酥肉、炸鱼、粉蒸肉、糯米饭……婚礼上,远方的亲人朋友围坐在饭桌前享用当地美食,一阵阵欢声笑语弥漫在长坪山上,幸福又温馨。

    (完)。

    国社@四川|红军墓前的婚礼

      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缩小城乡区域发展差距、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和全体人民共同富裕,仍然任重道远。内蒙古地广人稀,农牧民生活居住比较分散,生态环境脆弱,在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推进乡村振兴上难度大、挑战多,要坚决守住防止规模性返贫的底线。

      他们为捞取政治私利,罔顾民众福祉,不惜加剧台湾社会撕裂和对立,岛内舆论对此多有抨击。我们相信,台湾社会各界和广大民众会识破这种拙劣表演。对于邱太三日前称不太清楚大陆对“台独”的定义,马晓光应询指出,过去4年多来,民进党当局和“台独”势力单方面推翻体现一个中国原则的“九二共识”,干扰和阻挠两岸交流合作,勾连外部势力进行谋“独”挑衅,制造两岸关系紧张对立,严重损害两岸同胞切身利益,桩桩件件,罄竹难书,大家都看得很清楚,难道他们看不清楚?拒绝大陆疫苗是政治心魔作祟有记者问,对于大陆疫苗,台防疫部门负责人称技术性资料不完备,所以是不考虑对象,之后又说如果疫苗特别好,台湾民众信任,没必要一定要排除。对此有何评论?马晓光回答,民进党当局某些人弃台湾民众健康福祉于不顾,编造各种荒诞理由拒绝大陆疫苗,完全是政治心魔作祟。

    国社@四川|红军墓前的婚礼